黔东南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现在是个投资基金都要投机器人

发布时间:2019-04-10 17:09:41 编辑:笔名

医疗机器人(300024,股吧)和服务机器人是下一个“风口”

“我们愿加强同各国科技界、产业界的合作,推动机器人科技研发和产业化进程,使机器人科技及其产品更好为推动发展、造福人民服务。”

11月23日,2015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表示,中国将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纳入了国家科技创新的优先重点领域。

政策、资金及许多资源都在迅速向机器人和智能制造倾斜,这个行业到底有多火爆?睿德信投资集团(下称“睿德信”)的董事总经理王家蚬感受颇深。11月19日点点盈
,他驱车从深圳赶往东莞参加广东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博览会(下称“智博会”),被堵在了高速出口处,“来的人太多了。”

现场除了1000多家参展商,还有想为自家工厂进行自动化改造的老板,当然还有王家蚬这种揣着钱来找投资项目的人,他们刚与东莞市政府和哈尔滨博实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实股份(002698,股吧)”)合作,发起了一只总规模为5亿元的股权投资基金。

“现在是个投资基金都要投机器人。”王家蚬告诉《财经》。当然,行业火爆的同时也有不少人“泼冷水”,认为不出5年,机器人行业将遭遇大洗牌。

高速增长的行业

资本是逐利的。2011年,睿德信全面看空房地产,将投资重点转移至与自动化相关的产业。可以确定的是,睿德信只是千百家做出这一改变的投资机构之一。通过王家蚬的话也可以看出,如今不投个机器人项目都不好意思自称是投资基金。资金的大量涌入更加刺激了机器人产业的高速增长。

《财经》在智博会上就销量问题询问了多家企业,均得到了差不多的印证:过去这几年,行业平均年增速为20%~30%。好的年份,增长甚至高达两三倍。

一家代理尼康检测机的企业销售人员告诉本报,前些年企业每年都保持30%左右的增长,今年整体经济环境不好,工业产品都不好卖,销量跟去年基本持平。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也透露,这些年行业平均增长率肯定都超过20%,“今年整体销售情况上半年还可以,下半年减缓。”

经济形势不好的情况下,国产机器人因价格优势更易受企业青睐。广州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智能制造工程中心主任助理宋健告诉本报,该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中的两块如数控系统、数控机床都在下滑,只有机器人有将近80%的增长。

高速增长的背后有资本的推手,亦有政府的扶持。珠三角多市都出台政策推动企业“机器换人”,还拿出了真金白银。东莞市政府从2013年起每年拿出2亿元鼓励企业“机器换人”。佛山市政府也发文称,在佛山本地注册的机器人企业达到规定要求的,将一次性获得500万元的奖励;佛山本地传统制造企业凡是采购使用本地工业机器人产品的,也将获得每台1万元、总额不超过20万元的奖励。

除了资本和政策的“撑腰”,本土机器人企业为打开市场也略施了“苦肉计”。如推广早期产品半卖半送,现在即使不半卖半送,也是亏损居多。宋健认为:“前期投入高、规模小,亏损是正常的。后期量上来了,成本就会降下来。”

智博会现场,80%的参展机器人是“舶来品”。这也几乎与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相吻合,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数据显示,“四大家族”(瑞士abb、德国库卡、日本发那科及安川电机)占据中国机器人产业70%以上的份额,几乎垄断机器人制造、焊接等高端领域。

王家蚬认为这很正常。2010年后,国内的自动化产业才逐步兴起,劳动力减少、制造业成本上升等情况倒逼制造业进行自动化改造。“而自动化其实在全世界来看是一个传统的产业,在德国、日本等已经走了30年,我们的基础很薄弱。但是市场在中国、需求在中国、制造基础在中国,所以有迎头赶超的机会。”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蝉联世界头号工业机器人市场桂冠,机器人在中国的销量增加了56%,达到5.7万台。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称,过去5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年均增长59%。

工业机器人投哪种?

让王家蚬颇感兴趣的是一家做视觉检测的公司。这家名为“三姆森”的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在视觉检测领域已小有名气,苹果、华为、小米、魅族等都是其客户。

三姆森研发的产品运用光的技术来检测外壳,包括尺寸、孔、弧度。与传统的人力检测相比,机器检测速度惊人且准确,机器检测完一个产品的20多项内容仅需5~6秒,同样时间里,一名工人只能检测完2项内容。这一技术的前景是巨大的,以一家生产玻璃屏的工厂为例,该厂检测岗位的工人占了总人数的20%。

什么样的项目才是好标的?王家蚬心中自有标准。他们锁定的投资方向是智能装备、医疗机器人及服务机器人。智能装备中,系统集成、核心部件、工业软件又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核心部件的市场目前八成被“四大家族”占领,这是一块既香又难啃的“硬骨头”。王家蚬认为,核心部件要想突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国家大量砸钱,让国企来突破中国家具网站
。因为民营企业很难有这样的资金量;一种是有研发能力的民企瞄准某个领域从低往高走,这需要一个过程。他认为再过几年,中国在核心部件领域肯定会出现一些好的企业,“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只是规模还不是很大。从机构的角度来看已经发现了这么一些好的投资标的。”

相比投资核心部件,这些投资基金显然更愿意做更保险的买卖,比如系统集成。什么是系统集成?中国制造流程千变万化,每条生产线都不同,工厂从“四大家族”买来机械臂并不能马上使用,必须要根据生产流程做一系列整合改造才能使用,这个“应用”的工作其实就是系统集成。

王家蚬认为,这块国内比国外有优势,一是国内有相对便宜的工程师,二是市场和需求就在中国,国内的系统集成商显然比外国的竞争者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所以,近几年涌现了大量系统集成商。

由于技术门槛相对较低,抄袭的情况很容易出现,系统集成商良莠不齐。本报采访时,多名受访对象均认为,不出几年,工业机器人尤其是系统集成领域将有一轮大洗牌。

因此,王家蚬在选择系统集成商进行投资时更加谨慎。他关注两点:一、本身这个行业的天花板有多高,能做多大规模;二、是否具有跨行业的能力,比如能做空调的自动化生产线,也能做鞋类的生产线。这两样都满足了才被认为是具有成长空间的。

还有一块是工业软件,也是“应用”。软件有很多算法,且算法要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中优化。同样的,大量的应用场景在我们国内。现在国内已经涌现出这样一批小而美的公司。尽管单体规模不大,但是利润空间非常高,市场供不应求。

智博会期间,博实股权投资基金正式亮相。这只基金总规模5亿元,首期2亿元,东莞市政府出资20%,博实股份出资30%,睿德信出资20%并负责基金的运作,剩下的20%向社会募集完成。目前这只基金已开始落地运作,有三个项目正处在签约阶段新农村别墅

服务机器人潜力巨大

工业机器人只是资本青睐的一部分,医疗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的潜力更大,是下一个“风口”。因为相比工业机器人的激烈竞争,医疗和服务机器人领域还可被视作“蓝海”,各国均处于起步阶段。

目前成功的医疗机器人范例有达芬奇机器人,这种机器人能用微创的方法实施复杂的外科手术。截至去年底,全球已有3000多台达芬奇机器人。我国也有数例达芬奇机器人手术成功的案例。服务机器人为人所熟知的就是扫地机器人。

目前在珠三角乃至全国的机器人行业版图中,工业机器人是主角,服务机器人尚处起步阶段。以深圳为例,据深圳机器人协会统计,深圳工业机器人企业有190多家,产值也较高,服务型机器人只有45家。这种情况一是由于工业机器人在以制造业为主的珠三角有很大的市场,二是因为服务型机器人,比如用于医疗康复、消费服务和教育的机器人等需要的技术更为复杂。

王家蚬也认为,医疗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由于有些技术还没取得突破造成用户体验不够,比如人脸识别技术、语音交互技术、激光导航避障技术等。而有些技术成熟的,又因为成本太高不能进入普通家庭。他透露,现在很多高校比如哈尔滨工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南理工大学都已经有了一些不错的研发产品,相信这些机器人在不久的将来会进入寻常百姓家。

这需要多长时间?王家蚬认为,服务机器人会更快一些,医疗机器人因为要进行临床试验会慢一点。据他所知,中科院有一个脊柱手术机器人已经进入临床阶段。

目前专注检测机的代理商也表示,技术突破后,服务机器人将迎来爆发性增长。他们也会考虑代理服务机器人和医疗机器人。

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首席执行官罗军同样注意到了机器人2.0时代的巨大机遇,他认为,在传统机器人生产制造方面,国内企业很难迅速超越,在伺服电机、控制器和减速器等核心零部件领域,国内企业不可能很快实现自主化。如果想要在未来的机器人产业中握有话语权,中国需要提早布局机器人产业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