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国际制造商 第198章 吓死(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01:34:04 编辑:笔名

国际制造商 第198章 吓死(更)

坡寨村里,以村长兼村委书记的韩礼为代表,和乡里做了一系列的谈判。

韩义负责修路,乡里负责统筹规划,还有跟沿路住户沟通;另外由于县里财政“困难”,修路资金肯定需要韩义一人负担,经过协商后,在双瑶山租金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

参加谈判的除了韩礼,都是韩家王家老一辈的人物,他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乡里这些“官”什么德行,他们比谁都清楚,所以在拟立条款的时候面面俱到。

,代表韩义的韩礼,代表坡寨村的王、韩两家长辈、代表乡镇府的乡长兼书记,另外县里在收到乡里的汇报后,也是特事特办,派了专员过来作代表,四方签字画押。

韩义尽一份绵薄之力,乡里几万山民得到实惠,乡里县里则是得到政绩,另外也不排除在这过程中捞一点好处,不过总的来说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至于能不能把这本经唱好,还要以观后效,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韩义家的小院外围了不下上千人,除了本村的,还有其他寨子里的人,都是听到要修乡公路后过来等消息的。

在见到院里人出来后,所有人脸上都写着“期盼”二字,他们怕,怕县里、乡里刁难,更怕听到韩家不愿意修路的消息。

后者好说,如果是因为前者导致的原因,在场的上千号老少爷们决不答应,出现什么样的后果都有可能。

看着无数张脸上写满的紧张、期盼,县里那位代表拿过大喇叭喊道:“乡亲们,我代表乡里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大寨乡的公路下个月初正式破土动工。”

人群沉寂了两秒钟,之后爆发出一阵欢呼。

“哈哈……我们大寨乡终于要有一条正式的公路了。”

“韩家大儿真是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好事啊,咱们全乡人要感谢他一辈子。”

“……”

……

这边正欢呼着的时候,那边王小虎开着奔驰回来了,站在路上的人群纷纷避让,大家都知道这辆车是韩家大儿的。

很快车子来到韩义家小院门口,乡里的干部跟韩王两家的长辈也迎了出来。

看到王小虎黑着脸,他父亲王良河就问:“小义人呢?还有,你这是怎么啦?”

王小虎走过去把情况说了说,听到的人顿时炸锅了。

“什么?有这种事?”

“嗯,二哥正牵制着他们呢!”

“这帮小狗-日的,有两臭钱就想来祸害我们山里女娃儿,今天不把他们屎打出来我王字倒着写。”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在场众人都听说有一帮子城里人过来祸害女娃儿来了。

这种事无论发生在哪里都是爆炸性,何况是思想尚且保守的山村里?简直是了不得的事情。他们是穷,很多女娃儿也因为钱嫁到了外地,但是不代表就可以容忍这种侮辱的方式。

很多时候,穷人的自尊心反倒特别强烈,尤其是那些家有儿女的,简直快气炸肺了。

“刘家三爷,快打叫人拦住他们。”

“王家二大爷,你快通知石望乡那边,别让他们溜了。”

“马大姐,你不是认识布依族唐家主嘛,叫布依族那边把人盯住了。”

“黎族那边……”

双瑶县里的族群众多,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混居,每个族群里多多少少也有些其他族的人,比如汉族里有布依族人,布依族有苗族人,苗族有彝族人,彝族里仡佬族人。

一帮子二世祖花花肠子居然动到这里来了,纯粹就是找死。

骑自行车的、开摩托的、开小电驴的,几百号人浩浩荡荡朝东面跑去。

乡里干部一看这还得了?一旦爆发开来,分分钟要出人命的,赶紧打通知乡里治安所,让他们派人过来维持现场。另外这边也赶紧跟韩家的长辈沟通,希望他们出面安抚群情。

没办法,这里就是这样,山高皇帝远,每个村寨、每个乡都有德高望重的人物,而且这些人还认死理,你拿上面的政策、法律压他们没用,只能商量着办。

可惜韩王两家的长辈都是哼哼唧唧,看那表情分明就是说“这种祸害打死一个好一个”。

……

布依族地头,韩义领着一帮几个人在树影幽幽、崎岖不平的水泥路上转悠了两圈。

开车的卢海琦有些不耐烦的问:“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

韩义呵呵笑说:“别急啊,很快就到了。”

就在这时车台上的通讯器响了,卢海琦抓起来问:“怎么啦?”

对讲机里传来那个张俊峰的声音,“卢子,我怎么感觉这小子逗我们玩呢?绕来绕去好像都在一个地转悠啊!”

卢海琦一双桃花眼朝韩义看来,问:“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韩义看了眼仪表盘上的时间,距离王小虎回去已经大半个小时,感觉差不多了,嗤笑道:“这不是正在帮你们找嘛,急的个什么劲?”

卢海琦听出他口气有些不对,刚想说话,就看到前面崎岖的小路上冒出了一群人,朝着他们这辆车指指点点,然后一窝蜂朝这边跑来。

韩义把还攥在手里的钱丢到了卢海琦身上,不等他奇怪出声便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卢海琦赶紧降下玻璃问:“你什么意思啊?你要嫌钱少我再加点。”

憋了半天的韩义终于是忍不住骂了起来,“加你MLGB,回家找你妈加去。”

卢海琦一张脸都气白了,伸手指着他恶狠狠道:“你TM有种再骂一遍。”

“骂你又怎么了?一帮脑残玩意跑到这里来秀优越感,你们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

和卢海琦坐同一辆车的陶宇,是个肤色黝黑的小年轻,本来一直在后座上玩,见韩义越说越不像话,抛下就冲了下去。

可惜这个时候已经迟了,从四面八方赶来了无数的乡民,韩义用当地话喊道:“就是他们。”

已经冲下车的陶宇,眼瞧着情况不对,撒腿又跑回了车里。

“快走快走……”

现在想走又往哪走?路就那么宽,路上又到处都是人,他们又不敢撞过去,只能朝旁边的山林里开。

后面浩浩荡荡的人群在追着,赶过来的王小虎看着一帮落荒而逃的人,冷笑道:“想跑?有本事开过双瑶山。”

双瑶山绵延上百里,主峰在坡寨村跟那坝寨之间。里面到处都是沟壑山涧,怪石嶙峋,别说越野车了,徒步爬过去都要一天。

一帮子二世祖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让愤怒的乡民暴打一顿;要么就弃车而逃,徒步翻过双瑶山。

不过以韩义的猜测,估计是选择后一条的居多。

……

事实正如韩义猜测的那样,一帮子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二世祖,眼看着后面的人群愤怒的样子、虽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也不敢留下来跟他们讲道理,只能亡命朝山里开去。

路越来越颠簸,颠得他们中午吃的饭菜都快呕出来了,可是根本不敢停车。

那个叫“小艾”的女人吓得哇哇大哭,还有那个什么峰少也是脸色惨白,看着高低不平的山林,不停的说:”慢点慢点……卧槽,翻了翻了……”

戴着supreme棒球帽的安少握紧方向盘,看着后面还在紧追不舍的乡民,破口大骂:“我艹,那个小子到底说什么了,为什么都来追咱们啊?”

“我TM哪知道啊?肯定没好话。”

“吗的,等过了今天,回头我非整死他不可。”

“你快点开吧,后面的人要上来了。”

“砰—咔嚓—嗤嗤……”

“啊……快停车停车。”

“砰—”

跑在前面的牧马人慌不择路下,一头撞在碗口粗细的树上,眼角余光瞄着后面追兵的安少,没察觉下,也啃了上去。

“前面过不去了,快下车跑。”

后面的乡民,很多都拿着扁担、木棍、柴刀甚至隐约间看到有猎-枪的,吓得他们是亡魂皆冒。

脸色煞白的卢海琦边跑边吼道:“有没有打110啊。”

“打了,那边没人接。”

“卧槽,这个破地方,老子这辈子再也不来了……”

钦州市钦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朔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知名白癜风医院
南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淄博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