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八荒剑尊卷那时年少第十章落剑谪仙城

发布时间:2020-01-26 17:19:18 编辑:笔名

八荒剑尊 卷 那时年少 第十章 落剑谪仙城

李长安本来只想超过柳白便可以了。

他当时劝李渔放弃的话,说的是语词有理,可轮到了自己的时候,他却又不想放弃。

报当年之恩和证明虎父无犬子,这两人背负的东西都不同。

但现在两人的目的都一样,就是在昆仑万仞夺得。

剑无极等了李长安片刻,稍微休息了一下。

李长安走到他的同一排,气喘吁吁,他摸了摸汗,问道:“你这是在等我么?”

剑无极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

李长安掏出两枚行军丸,先递了一枚给剑无极。

剑无极神色冷漠,“不用。”

李长安解释道:“这个丹药可以恢复体力。”

“我不需要。”

“我和你们这些世家子不同,我光是活着就需要竭尽全力。”

剑无极说完,默默的前进走去,腰杆笔直,宛如自己头顶那把竖立的古剑,坚韧不拔。

闻言李长安沉默着收起两枚行军丸,跟着剑无极的脚步继续前进。

走了一个时辰,又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人的脚步越来越慢,威压越来越强,现在的步伐都有些不堪重负。

李长安和剑无极两人早已是气喘如牛,难以后继;但两人都没有放弃。

他们俩的身影一上一下,相距的台阶不到一步。

昆仑山道上,太极鱼和古剑针锋相对。

宛若两人现在的处境,都是一步不退!

剑无极双眼血红,艰难的往上踏出一步,昆仑威压如潮水般涌向剑无极,剑无极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李长安右脚向前,跨出一步后,衣衫尽碎,步鞋化为碎末。

两人登山的速度很慢,但两人还在继续向前。

剑无极持剑驻地,踉跄前进。

李长安双膝跪地,向前攀爬。

已经退出试炼的曲蓝陵,望见这一幕泪眼婆娑,不忍再看。

李渔沉默,心中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良久后唯有一声叹息。

李阙歌双拳紧握,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是属于两个人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们俩彼此都有不愿放弃的理由。

李长安抬头望着昆仑山道,阳光刺眼。

昆仑万仞的恐怖威压,已经将少年压弯了腰,他双腿跪地,仍然不愿意放弃。

李长安向前爬去,双腿之间已经能看见累累白骨,那低声喝道:“我祖父当年兵困祁连山,九死一生,他没有放弃!”

“当年中原夺还之战,我父亲几乎兵尽粮绝,他没有放弃。”

李长安又是向前一步,七窍之内流出斑斑血迹,“现如今,我有怎么可以轻言放弃!”

李伯阳听见这话,叹了口气,“这是何苦来哉啊!”

陆克白摇了摇头,说道:“他还不到十八啊,为何要背负那么多不应当承受的东西。”

白葵望着李长安腰间配剑,闭上了眼睛。

那柄剑,曾经是他敬佩的师叔所用,剑名——纯良!

君子纯良!

白葵紧紧的握着手中配剑,回想起前些年大雪;已经很久没有登门的柳白,那一天忽然带着酒找到了他。

自从柳白的师傅死了以后,白葵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柳白的笑容了;明明支撑起太渊阁就已经很累的柳白,那天却开心的像个孩子,他骄傲的对白葵说:“小白啊!你知道我师傅的那个儿子李长安不?”

“知道啊,咋的?”

已经不负少年侠气的柳白,忽然很高兴的对他说道:“前些日子京中寄来了一封信,信中说我们家小长安得大儒点评上善若水,璞玉浑金啊!你看看,这又是和我师傅一样的纯良君子啊!”

柳白我君子纯良你妈!我呸你个纯良君子!

他李家之人为什么都是纯良君子,就不能留个心眼么?就不能不当纯良君子么!当年你师傅非要坚持领兵驰援塞北,今天你师傅的儿子也要坚持!

李长安啊李长安啊!堂堂军神李云飞,需要你证明虎父无犬子么!

他望着李长安双膝之间的累累白骨,阻碍了白葵十几年的瓶颈,在这一刻忽然开裂,一颗剑心澄明清澈!

阁楼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白葵身上的异常,这是突破的征兆!

彩蝶仙子大惊失色的问道:“这,这是怎么了?这也能突破?”

李伯阳摸了摸胡子,说道:“一颗剑心孤绝澄澈,白葵大道可期啊!”

宋知命说道:“这是破了金丹境么?”

白葵睁眼,望着李长安的背影,他缓开口说道:“不管你们信或不信,剑无极和李长安这两人,我全都要带回九天剑宗。”

王老虎忍不住大笑,说道:“你敢!”

白葵驭剑出鞘,朗声说道:“这天地间,就没有我九天剑宗不敢的事!”

王老虎性烈如火、横行霸道,闻言,顿时就火冒三丈。

他一跺脚,顿时整个阁楼化为废墟;红莲业火刹那间便覆盖了整个谪仙城!

“白葵,你这是在找死么!”

这句话蕴含修为,以浑厚嗓音袭向白葵,但白葵毫发无损,可是修为不足的彩蝶仙子却瞬间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站在废墟之上,白葵平静的说道:“剑名——扶风。”

王老虎向前踏出一步,骨骼开始膨胀,片刻后,便化为一位身裹火焰的巨人。

谪仙城的红莲业火愈发旺盛。

王老虎须发皆张,宛若天神,他向白葵递出一拳;这一拳携带滚滚火浪,直击白葵所在,白葵双手拖剑,堪堪挡住王老虎这石破天惊的一拳。

白葵在王老虎的拳头下坚持了两个呼吸,便被砸向地面。

“轰”的一声,尘埃四起;整个谪仙城的大地龟裂百丈。

尘埃消散以后,只见王老虎左脚踩在白葵的额头上,身体前倾,俯视这位年轻剑修。

“只是如此么?现在,你可还敢口出狂言么?”

白葵微微一笑,说道:“谪仙城外有我九天剑宗数千同门!我有何不敢!”

话音刚落,一道剑光刹那间落在王老虎的面前,那是个声音冰冷之极的声音,“挪开你的脚,不然我要你极阳宗全体陪葬!”

王老虎冷笑,盯着身前的忽然出现的年轻男子,他问道:“你便是萧逸尘首徒齐映云么?今日我若是不挪呢?”

李伯阳给彩蝶仙子渡了一口真气后,急忙说道:“大家听我一句话,先别冲动。”

王老虎冷哼一声,挪开左脚说道:“今天就给李前辈这个面子。”

又是一道剑光落下,迷迷糊糊的玄天阁陈天元落地后扶起了白葵,他问道:“这是怎么了?”

一道剑光稍纵即逝。

又是一道剑光闪过。

剑光乍落又现,一位位身携配剑的九天剑宗修士,如同降临凡世的谪仙人般,皆是风姿绰约。

宋浩然是白葵的小师叔,两人皆是出自浩然阁;他看见白葵浑身伤痕累累,皱了皱眉问道:“白葵,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齐映云打断了白葵即将说出口的话,说道:“我来这里,说两件事!”

齐映云俯视着在场其他宗门的修士,说道:“来之前,我师傅和我说了,这昆仑万仞排名前三的人,我九天剑宗全都要!这是件事。”

齐映云望着王老虎,一字一顿道:“第二件事——王老虎!你得将触碰过我同门的左脚留下!”

场间的气氛在齐映云的话出口以后,瞬间将至冰点,偌大的谪仙城落针可闻。

王老虎冷笑说道:“狂妄!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吧!”

齐映云眼皮微跳,似乎要睁开双眼,小师妹看见这一幕大惊失色,立马挤过去,踮起脚尖按住齐映云跳动的眼皮,她焦急的说道:“师兄你不要冲动!千万别睁眼!霸剑阁的王阁主和王老虎亲兄弟啊!”

霸剑阁的楚沫阳和赵云舞两人跟着说道:“师叔你手下留情,他确实是我师傅的亲生兄弟。”

齐映云皱了皱眉,不情愿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李伯阳和陆克白两人皆是常呼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打起来,不然这神仙打架,不知又会殃及多少谪仙城的凡人。

冕宁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远大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癫痫怎么治
泰安治疗宫颈炎方法
江苏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