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齐齐哈尔破获跨省武装贩毒大案警察毒贩上演

2018-11-28 14:56:37

齐齐哈尔破获跨省武装贩毒大案 警察毒贩上演猫捉老鼠

夜幕下僻静处,两辆汽车将一条胡同出入口堵死,几个黑影迅速靠近胡同里一辆皮卡车,拿着板砖和枪托对着风挡玻璃砸去;车内躺着的司机坐起身猛踩油门,驾驶汽车疯狂撞向堵在胡同口的汽车……电影中警匪交锋的场景在真实上演,经过齐齐哈尔警方4个多月侦查,成功侦破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特大跨省武装贩卖毒品案,抓获38名涉案嫌疑人,缴获冰毒1034.2克、运贩毒品车辆4辆、收缴枪支9支、子弹400发、雷管3枚、弩1支、管制刀具二十余把。

海边码头拿货千里迢迢运到黑龙江

2014年11月,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公安分局红岸派出所民警在工作中获悉,富区无业人员大刚近期在富区零包贩卖毒品,量虽小但交易十分频繁。民警当即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零包贩毒案,立即组织警力暗中秘密对大刚展开调查。

就在警方准备进一步深挖毒品来源时,2015年1月18日,大刚因吸食毒品被抓,警方当即将大刚秘密押解到富区。“让他以强制戒毒为由头消失在别人视线中,其他人都以为是因为吸毒被强制戒毒,这样就不会惊了他线上的人。”富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说。

通过审理警方得知,大刚上线大海从大勇手中以200元一克购进毒品,500元卖出。给大海“货”的大勇是陕西人,2013年开始往返于东南某省、西南某市、我省哈市及齐市等地开着商务车贩卖毒品。在全国警方打击毒品力度强劲、很多地方毒品货源紧张的情况下,大勇手头却有大量毒品兜售。职业敏感让办案民警敏锐感觉到,此案背后很可能隐藏着更大的“大鱼”。公安部禁毒局做出批复,将此案列为部督特大案件来办。

警方兵分三路,一路奔赴西南某市,就大勇毒品来源展开侦查;一路前往哈市,对大勇在哈市贩毒络展开侦查;一路对大勇在齐齐哈尔市的贩毒络进行侦查。

经侦查,大勇上下线贩毒络主要成员浮出水面,进入警方视线。西南某市的冷哥是大勇在当地的上线,冷哥帮大勇联系货源,通过在沿海某省活动频繁的老黑,联系到在当地活动的老杨,并在老黑担保下,冷哥和大勇与老杨在沿海某省一码头交货。大勇弄到货后,再来到哈尔滨和齐齐哈尔将货卖给大伟和大刚等人。由于大勇提供的毒品量大价低,从2013年至今,下线遍布多省市自治区。[1][2]下一页防止有人跟踪把车开进死胡同

近四个月跟踪调查,专案组民警发现这个贩毒团伙作案隐蔽,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其中特点的就是大勇。

大勇生性多疑,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时常更换住宿酒店。侦查人员发现,大勇入住酒店后总换房间,住过的房间几乎都有一个特点——离楼梯近易逃跑。在没交易时,大勇就独自呆在房里轻易不出屋。一旦出门,他的车总是开得飞快,为看有没有人在后面跟踪有时特意把车开进死胡同。大勇与人交易速度极快,并且从没固定交易地点。他通常将车开到一个地方,与对方车碰头后两车头交会时交货,随后马上开走,整个过程不到几分钟。

2015年3月初,警方获得线索,大勇准备近日从冷哥手中以6万元价格购买1000克冰毒,然后驾车携带冰毒回黑龙江以高价兜售。专案组决定,在吉林进入黑龙江的京哈高速拉林河收费站布下天罗地,抓捕大勇。

装成交警把毒贩骗下车

3月3日,大勇带着“货”驾驶商务车从西南某市出发,一路以时速一百六七十公里的速度昼夜开车,几乎没停过。3月7日,在京哈高速蹲守的民警驾车跟上了他。3月7日下午,大勇驾驶的汽车出现在蹲守民警视线里。民警驾车一路尾随,并时时将大勇具体位置报告给后方指挥部。

为确保抓捕工作万无一失,专案组决定在站里布控,在接近收费口安全岛时放慢过车量,不收费,造成各收费口拥堵假象,将其逼进收费站2号收费口,然后民警乔装收费站工作人员在2号口待命,等着大勇到来。

17时许,大勇开车到达拉林河收费站2号收费口时,几名便衣民警驾车在大勇车前拦截,另一路民警佯装缴费车辆也随其进入2号收费口安全岛,一前一后形成夹击之势。

一位由公安民警乔装假扮的交警走到大勇车旁问:“你车牌子呢?”大勇回答:“挂着呢。”民警又问:“在那呢,前面啥也没有。”大勇回答:“不可能啊。”民警说:“不信,你自己下来看看。”信以为真的大勇打开车门下了车,打算看看前面的车牌。还没等大勇反应过来,早在一旁埋伏的民警迅速将其扑倒在地。

警方从大勇车内搜出麻古21粒、吸毒工具2套,吸管若干。突击审讯时,大勇一口咬定他只是吸两口,其他坚决不说。警方将商务车送到修配厂拆解,在车后座右扶手夹层内缴获冰毒1000余克。

民警假扮黑社会被抓进派出所

大勇落,哈尔滨市、齐齐哈尔等四地同时出手,将专案组早已查明的毒贩络成员一一抓捕归案。在抓捕这些毒贩中,抓捕大伟为惊险。

大伟在双城农村养牛、猪,家里承包了一个鱼塘,养有藏獒,他则在自家地里一窝棚居住。那里地带开阔、视野很好,有车路过老远就能看到。大伟曾因涉黑被处理过,社会关系复杂,家中还藏着好几支抢。警方打算天黑再动手。

8日17时,天刚有些黑,便衣民警驾驶两辆车刚驶近大伟居住的窝棚,大勇远远就察觉到不对劲儿,开上自己的皮卡车就跑。田间地头路难走,大伟开车技术娴熟,能在极窄的路上倒车,两侧都是沟他也能灵活掉头,一会就消失在民警视线里。民警就地搜查大伟居住的窝棚,在被褥下搜出砍刀数把,在窝棚旁的草堆里找到两支猎枪。

就在警方在窝棚处时,有人员坐车远远观察他们,很快一辆当地派出所的警车开来。为让大伟误认为便衣民警是黑社会仇家来寻仇的,抓捕人员让当地警察带到派出所,希望把大伟引到派出所然后抓人。

然而大伟不但没去派出所核实身份,还连夜开车离开双城。民警沿途调监控,连夜追踪。9日凌晨3时,在哈市道里区工农派出所附近,民警找到大伟开的皮卡车踪迹。

皮卡没熄火停在一条长40米宽不过5米多的巷子里,大伟正在车上打盹。民警驾车将胡同口堵住后,拿着板砖和枪托砸皮卡车风挡玻璃。大伟迅速发动皮卡车疯狂撞向民警。民警躲在巷子里的电线杆后,眼见撞人不成大伟又撞车。由于胡同窄小,撞到警车的同时皮卡车几次也撞到了墙上。多次撞击后皮卡严重受损,这时当地警方闻讯赶到,大伟此时竟还向赶来的民警求助。专案组民警将其擒获。自始至终,大伟一直为这些抓他的人是仇家。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石岩松文/摄

原标题:齐齐哈尔破获跨省武装贩毒大案警察毒贩上演猫捉老鼠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成都铁路学校
数控车床
叉车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