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雅韵小说选举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49:17 编辑:笔名

山村村组织换届,村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一职空缺。  支书与村长商量:村里其他组织都不紧要,唯独这个村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一天都不能空缺。2000多人的大村子,几百户人家,哪一天不发生几十起大大小小的纠纷,没有调解主任,整个村子还不乱成一锅粥。  村长其实对村里的重大事项向来没有决定权,以往只是带着耳朵参加会议,这次他看支书愁眉不展,与自己商量的语气又情真意切,知道支书这是遇到难处了。他咳嗽一声试探着问:“要不咱扩大一下参选范围,再修订一下当选条件与办法,比如像参选人的年龄、性别、学历、演讲稿等方面适当松一松,参选人多才能确保有人脱颖而出,俗话说‘瘸子里面拔将军’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支书抽一口闷烟,思量了足足有5分钟,点点头算是批准了村长的提议。转身对文书说:“就按村长的提议办,你负责制定具体细则,然后公布公示。明天,不,后天必须开始选举。”  文书是村委会年轻、有才、也灵活的一个,他眨巴着小眼睛细细琢磨支书与村长的话,将村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参选人报名条件一一作了修改。原来年龄限制是40周岁以内,这一条太不现实了,眼下村里的年轻人谁还死靠在村子里,都一窝蜂儿地奔向了城市,留守村里的是“9961”部队,40岁的不多见,这一条等于圈起来一个小圈子,大多数人只能在圈外围观,难怪报名的人少。50岁还凑合,他这样想着就将年龄限制改到50以内。  再看性别,这一栏不用改动,男女都成,主要是看水平,调解工作能不能做好,村民矛盾能不能及时得到化解,调解主任既要有政策常识,还要有处理水平,这一点和男女无关。  学历。文书挠挠头,这个不好办,上级要求初中文化程度以上,可村里剩下的这些老头老太小学毕业的也没几个啊。他转念一想,早些年不是进行过“扫盲”吗,这“扫盲”等同于函授,虽不是科班,也算是“在职学历”,如果这样算,将小学文化程度定为标准,括号注明“扫盲”班等同认可,那村里符合条件的就多了。  文书突然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无尚光荣,竞自己笑出声来,村长看一眼他,好奇地问:“你个坏小子又想起谁家小媳妇了?”“三叔啊。”文书按照村里辈分称呼村长三叔,“啥时候了,您还玩笑,眼下这参选与报名的条件是硬杠杠,制定不出这些,选举就无法进行,选举不能进行,支书就不会开心,支书不开心,咱们都不会好过,还有心思想谁家媳妇?”  “那你小子不好好琢磨制定细则,咋还偷偷地乐呢?”村长是想弄清楚文书刚才笑的原因,那笑声不大,却让他感觉后背冰凉。  “你看,原来不符合报名参选条件的主要是学历与年龄两条,年龄可以再松一松,学历怎么松啊,小学毕业的能有多少?仍然是一道紧箍咒。总不能放宽到幼儿园吧,再说那时候也没有幼儿园啊。”文书停下手中的笔,看着村长三叔说,一脸的无奈与抱怨。  “乖乖,你小子就是精,你说咋办?是不是想到折中的好主意,难怪你偷偷笑呢,快说给叔听一听。”村长本也是大老粗,读小学的时候赶上闹饥荒,差点没被饿死,哪还有心思读完书?结果小学没读完,又哪来的小学毕业证?他参加村长竞争选举还是文书出主意从办证的那里弄了个假的高中毕业证书。他知道文书年轻又有文化,点子多。  “于是呢,我就想起前些年咱村里不是办过扫盲班吗,这也等于是进行了函授一样的补习,等同于在职学习,您瞧瞧眼下不是时兴这样的学历吗,只要放宽条件到这一条,我想着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就可以多一些报名的了。您说呢?”文书说完直勾勾地眼神盯着村长,他想只要村长同意,这一条就算通过。  村长果然开心地笑起来,说:“我看中,因地制宜,切合实际,再说了,学历其实也不能完全代表水平与能力,只要能说会道,调解工作主要是靠说,对不?我看中!”  文书忙不跌的连声说好,他知道村长巴不得做这样的修改,这样自己小学没毕业的现实尴尬就理所当然地不存在了。  只剩下一条了,演讲稿的条件要不要修改,有没有水平主要体现在这一条,即便是本科毕业,你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还不是照样是一个闷葫芦?调解工作离不开调解,调解依靠什么?主要是能说会说。  文书看着村长将自己的想法提出来,村长说那就改成演讲稿不低于20分钟,时间短的不能当选,文书表示赞同,三五句话走一个过场,演讲场面也不热闹啊,他喜欢热闹一点,热闹才显示隆重,隆重才有意义。  所有的项目都修改过后,村长将草稿拿给支书过目,支书粗略地扫两眼,“行,就这样吧,抓紧时间公示,明天就先进行参选者演讲,筛选出候选人后天正式选举。”  支书拍板整个事情就算顺利完成,文书骑车去镇上将所有资料打印的工工整整,又返回来在村委会公开栏里张贴的板板整整,果不出所料,天色傍晚时分,参加报名的人数已经达到30人。  次日一大早,村委会院子里就聚集了几百人,由于参加初选进行演讲的人数较多,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来评选。支书与村长也早早地就位,指挥着演讲会按部就班地进行。  8点整,个参加演讲的上台,说是演讲其实也不是完全拿着稿子照本宣科地读。再说,稿子也很少有人能读下来,毕竟参选报名者都是识不得几个字的老年人。  不过,他们也不是不能说,这学问与说话时两不相干的,平日里农活不忙的时候,他们就是蹲坐在太阳底下,扯东拉西的说闲话,年龄大有年龄大的优势,文化水平不高,说话的话题不一定少,张家长李家短的谁都能说起来滔滔不绝。有时候从谁家一根线不知不觉的就扯到谁家孙子打破谁家孙子的头上去,反正是混时间,不忙的时候,时间就很充足,怎么熬过去,农家人有办法,闲扯就是其中之一,只要不涉及别人家隐私,不指桑骂槐,不招惹是非,一上午说说笑笑很快就过去了。  演讲者一个个在台上尽情地讲着,虽然没有激情澎湃的情绪,也没有精彩的词句,他们却仍能畅所欲言喋喋不休,唾沫星子四处飞扬,时不时的还爆出一两句火花,引得全场哄笑不止。  只是时间把握不够好,演讲者演讲已经过半,真正叨叨够20分钟的还没有一个。长的才15分钟,短的9分钟。文书看着表,心里纳闷:这帮老娘们平日里扯起来忘记吃饭的精神哪儿去了?  演讲是有主题的,当然与平日里无主题的扯闲篇不尽相同。站在台上,底下有几百双眼睛盯着,十几个评委看着,文书手里的秒表嘀嗒计算着,你总得往村民矛盾调解上说吧,谁家媳妇不孝顺你怎么劝解,谁家分家闹矛盾你怎么调和,谁家与谁家争地边你怎么处理,这些都是调解主任日常的工作,在台上说一些无关的琐事,只会让听众听得不耐烦,让评委笑话。  但终究说话也是需要靠水平的,别看平日里这些人叽叽喳喳的私下里议论各不相让,尽显本能,“谁家矛盾主任没调解好,要是我就怎么怎么做”,那种毛遂自荐的狂妄可以说上三天三夜而不休。真的置身大庭广众之前,板板整整地站在台面上,要谁说出个头头是道来,还真的不容易。  支书看看文书的记录结果,问:“有多少达到标准的啊?”文书无奈的摇摇头,说:“还没有。”“不过,这一项可以排名,20分钟的没有,就拿15分钟的开头。”他生怕支书不高兴,赶紧着又补充一句。  支书点点头,算是默许。  演讲继续,这次上来的是王二憨,49岁,长的五大三粗,黑黑的脸膛,胖胖的身材,浓密的胡须与眉毛,厚厚的嘴唇,一副憨厚朴实的长相。  “我演讲……演讲……演讲……”台下哄地笑起来,不知谁迎合着说了一句:“你都上去了,就演讲呗,谁还捂住你的嘴了?”哄笑又一次充满了会场。  王二憨并不着急,他知道自己的劣势,不能着急,越是着急说话越结巴。他吞一口口水,挺挺胸脯继续演讲:“演讲的题目……题目……题目是……是……”台下这次没有哄笑,大家都憋着等待王二憨说出题目来。  “是……是……调解主任……主任……要热心……热心……”支书一听,连忙点点头。别看这二憨说话不怎么利索,题目倒是很切合工作性质,调解委员会主任一定要热心,谁家有矛盾及时靠上去调解,没有矛盾的时候也要经常了解,做好预防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将全村的稳定工作做好,确保全村和谐稳定的发展经济。  他扭头与村长耳语,村长也表示赞同,这个王二憨还真有两下子,一下就抓住了演讲的主题,村长表示赞许并带头鼓掌,以示鼓励。  “……肠。”台上的王二憨才说完一个字,突然听到台下鼓掌,看一看竟然是村长和支书,一下子精神倍增。  “作为一个……一个……一个…….合格的调解主任……主任…….主任……”精神头高涨却无法弥补结巴的习惯,王二憨一字一句将自己的脸憋得通红,努力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文书不停地看表,18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王二憨仍在努力的磕巴着,他黑黑的脸膛冒出数不清的汗滴,台下的人们一会儿笑一次,一会儿又认真地听一会儿,场面热闹又生动。  40分钟过去了,王二憨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演讲,他擦把汗走下台来。“下一个!”文书高喊一声,语气里透着一种不耐烦的味道。  演讲顺利结束,支书与村长都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他们拿过文书的记录本,超过20分钟的只有王二憨一个人。  第三天的选举其实相当的顺利,按照事先公布的选拔参选人候选条件,真正合格的只有王二憨一个。  于是,王二憨成为的候选人。接下来投票,计票,王二憨顺利当选村调解委员会主任。   共 36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六个方面详细了解癫痫的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