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狼羊血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5:27 编辑:笔名

章:狼羊邂逅  呼呼,呜呜,喔喔——  朔风以三种不同的音阶吹响,一声比一声尖厉,如远方的狼嗥,天空吱吱颤裂,三天以前,太阳是一块黄冰,散发着淡黄的寒光,昨天,万里云寒,太阳失踪,天空被突来的冰雪冻得严严实实。  雪花在朔风中划着斜斜的弯弯的线条落下,覆盖了山峦、河流、古道、城墙,覆盖了远方的飞马镖局。  一行数十人簇拥着一顶华丽的轿子踏雪前行。  他们是飞马镖局派出的镖队。镖头和镖师皆劲装打扮,身上的黑衣黑裤黑刀与周围的白雪形成鲜明的对照。领镖的两人骑着高头大马,佩戴着腰刀,他们是一对兄弟——包忠、包诚,也是这次押镖的两大镖头。  包忠和包诚年轻时就投身镖局,现已中年,在江湖上走镖多年,滚过钉板,喝过烈酒,流过鲜血,二十年前就在太行山下格杀十四太保,十年前与前来劫镖的峨嵋派和青城派弟子大战三百回合,杀死巨盗李旋风。  快意恩仇的一次莫过于与幽灵十三帮的血战,包忠和包诚两兄弟联手,仅出八刀,就杀死幽灵十三帮的九大长老,其中包忠一刀捅穿一人的身体后又插入了另一人的身体,相当于一刀杀两人。  总之,包氏兄弟是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每次押镖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都能化险为夷。  这次他们押送的一趟镖不是货,不是钱,而是人。  杨青天本是西安的清官,调任京城已五年,他有一位千金杨仙羊冰雪聪明,貌美如仙,他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在京城为她物色了一名对象,便委托飞马镖局护送她进京。  从飞马镖局到京城,相距千里,沿途经过黑狼山,黑狼山有剪径的强贼出没,稍不小心,一行数十人不仅丧身,还砸了镖局的招牌,所以包忠、包诚一路十分小心谨慎。  杨仙羊却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她丝毫没有把相亲的事放在心上,她只想到京城玩玩。她的宠物是一只白色的公羊,她也想在京城为她的白羊找到一只相匹配的母羊,羊羊相恋,岂非喜气洋洋?  说起杨仙羊,她的名字就够奇怪了,她的母亲在生下她之前就做了一梦,梦见一只白羊从云端降下,钻入她的怀里,接着她就怀孕了,生下一名女婴,杨青天认为这女婴是仙羊下凡,所以就给她取名杨仙羊。  这也许就是她怪癖的起源,她从小就喜欢各种动物,尤其爱饲养白羊,现在那只白羊已两岁半了,还有三个月就满三岁,它十分懂事,她也十分喜欢它,给它洗澡、穿衣、治病、还给它的颈上戴上银质的璎珞,白羊一走路,璎珞就叮叮铃铃地响。  她的希望就是为她的公羊找到一只母羊,让它们成婚。  公羊与母羊结婚,并不奇怪,如果有一天,一只公羊与一只母狼结婚,在森林里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相敬如宾,那就离奇了。  杨仙羊十三岁时就做过一梦,梦见她豢养的那只白色公羊与一只黑色母狼成亲了,她惊喜莫名,她给这对动物夫妻赠送的礼物就是一片山林——其实就是让它们回归自然。  她七岁上私塾苦读,私塾先生曾教过她一首欧阳修的《画眉》: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在金笼里,不及林间自在啼。  这首诗根植在她的心里,她慢慢懂得了,爱一只小鸟,不是把它锁在笼子里,而是给它一片天空;爱一只小羊,不是把它拴在身边,而是给它一片山林。  而她的恋动物癖显然与这首诗相矛盾,她一面想把她的宠物放归山林,一面又依依割舍不下,她就只能在梦里让那只白羊回归山林了,而一旦梦醒,她又把白羊拴在身边了。  现在,她已十七岁,面如春月,眼似秋波,嘴如樱桃,腰若垂柳,真是令动物们也无不惊艳。  此时此刻,杨仙羊坐在轿子里,天气寒冷,她内穿锦袄,外罩披风,怀里抱着一只白羊,从羊身上取暖,羊也从她身上取暖,人羊相亲,相互温暖。  包忠、包诚骑在马上,带领镖队,向黑狼山进发,四周的雪地茫茫无垠,荒寂森冷,树上结满冰壳,镖师的刀与鞘冻结在一起了,似乎连拔刀也那么不容易。  镖队行走了数十里,已接近黑狼山的地界,只见朔风凛凛,瑞雪霏霏,山如玉簇,林似银妆,风物在严寒中逼近严酷。  杨仙羊在轿子里忽然闻到了前面隐隐飘来一阵令人翻肠倒胃的血腥味,她不禁缩了缩鼻子,皱了皱眉,怀里的那只白羊咩咩地叫了起来。  包忠对包诚说:“不好,有血腥味,前面莫非有剪径的强贼在杀人?”  包诚淡淡地说:“大哥,你何须自乱阵脚?大丈夫顶天立地,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何惧之有?”  镖队继续前行,才行了不过十几丈远,众人看见前面雪地上有一团黑物,血腥味就是从那里飘出来的。  杨仙羊怀里的那只白羊凭着动物敏锐的嗅觉,感知到异常情况,便一跃而起,冲开轿帘,飞跃到雪地上,轻快地向那团黑物跑过去,它跑到黑物前,咩咩而叫,像呼唤它的主人杨仙羊快来。  杨仙羊对包氏兄弟说:“天寒地冻,远行不易,二位不妨吩咐大伙歇歇再走?”  包氏兄弟只好命令镖队暂停。  杨仙羊撩开轿帘,从轿中走出,被朔风一吹,身上白色的披风飘舞,像一阵阵白色的仙雾在袅动。  她像踏风腾云般轻盈地降落在那团黑物面前,黑物是一匹受了重伤的母狼,它全身的毛纯黑,腹部插着一支箭,箭射进去的部位正在流血,它的嘴和眼都紧紧闭合。  那只比主人提前到达的白羊抬头望了杨仙羊一眼,仿佛在提醒主人快快救救黑狼。然后它自己伸出柔柔的舌头去舔黑狼伤口边的血,嘴里发出的咩咩声转为呜呜声。  白羊呜呜地哭了,哭了。  杨仙羊早已心软了,她跑到包忠面前,把手一伸:“有金疮药没有?拿过来!”  包忠不答话,掏出一般江湖中人随身携带的用来治伤的金疮药,递给杨仙羊。  包诚阻止说:“金疮药可以给你,但你用它给那黑狼治伤,那你就错了,你不会不知道什么是养狼为患,与狼谋皮,引狼入室,与狼共舞?”  杨仙羊说:“就算是养虎为患,与虎谋皮,我也认了,我就是要引狼入室,与狼共舞。那又如何?它分明就是一匹母狼,它还有孩子,它若死了,谁给它的孩子喂奶,它多么可怜,多么可怜!”  这到底是同情狼,还是同情人呢?她简直把狼当成了人。  包忠和包诚闻言对望了一眼。  包诚说:“狼总是改不吃人的本性,它还有孩子,那就更可怕了,它的孩子长大了要吃更多的人,我们不仅不能救它,还要吃它的肉。”  包忠说:“哈哈,这匹狼一定是刚刚摆脱某猎人追杀,晕倒在地,我们捡了大便宜,先开膛破肚,再烧一堆大火,我们烤狼肉吃。”  杨仙羊把脖子一昂,噘着嘴:“不许你们杀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你们的行业规矩。家父给了你们镖局酬银,委托你们护送我进京,一路上,你们得听从我,要是不服,小心我到了京城上报家父,克扣你们的酬银。”  包氏兄弟一听就害怕了,立即变得唯唯喏喏:“是是是,我们不吃狼肉,但你救活了狼后被它咬得半死,莫要找我们的麻烦。”  杨仙羊得理不饶人,不得理更不饶人,训斥说:“你们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狼之腹,有的人忘恩负义,禽兽不如。有的禽兽知恩图报,与人为善,到底是人可爱,还是禽兽可爱?你们好好想想。”  她的想法分明就是,人兽颠倒,兽比人可爱。  包氏兄弟又唯唯喏喏一番。  杨仙羊不再为狼打嘴皮官司了,她走到狼身边,蹲下身子,轻轻地把狼身上的箭拔出,把金疮药涂抹在它的伤口上,止住了伤口的鲜血向外流。  尔后,她从她的披风中撕下一片长长的布带,给黑狼包扎好伤口。  此时,白羊露出了感激和欣慰的微笑,它恨自己不能说话,不然,它会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主人,你真好。”  黑狼仿佛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羊和人之间的灵气,半睁开眼睛,眼就看见了那只白羊,白羊看见黑狼醒转过来,高兴得用四蹄敲打着地面,敲得雪花乱溅。很奇怪,它为什么不怕狼会吃它呢?  因为它一直在杨仙羊身边长大,它本性温柔,加上它的主人性情也温柔,温柔的生存环境使它变得天真无邪,天真无邪得就像初生牛犊。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是为什么?因为牛犊还不知道虎会吃它。  而这只羊具备与牛犊相同的心理,像初生牛犊不畏虎一样,根本不知道狼会吃它。  黑狼看见白羊那样兴奋,嘴角便逸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它转眼看见了杨仙羊。  杨仙羊就像羊的母亲,又像狼的母亲,她用手在染血的狼身上轻轻拂过,把手掌的温暖传递给狼。  包诚在不远处,看见杨仙羊对狼的态度如此虔诚,便对包忠说:“杨小姐是不是患有恋兽癖?”  包忠叹了一口气:“准确地说,她患有恋狼癖。”  包诚把恋狼癖听成了恋郞癖。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引郞入室,与郞共舞,那是少女的梦想。  杨仙羊似乎有一颗把狼变成郞的善心,她居然对包忠发号施令,叫他把狼驮上马背,去找一处山洞,把狼藏起来。  包忠叹息着对包诚说:“受人之托,忠人之命。谁叫她是我们的雇主呢?我们只好认命了。”  说着,包忠就打马来到杨仙羊身边,下马把黑狼扛起,把它负载在马背上。  前面恰好有一座山。  镖队仍旧停在原地,包诚牵来一匹马让杨仙羊骑上去,他自己留下来照看镖队,杨仙羊和包忠到前面的山上去寻找洞穴。  二人进入山中,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天然山洞,跳下马,包忠把黑狼扛起来,和杨仙羊一起进洞,洞内阴风飒飒,寒气森森,就像阴曹地府。  包忠把黑狼往地下一扔,转身欲去。  杨仙羊说:“谢谢你,你别忙着走,去外面找些干柴来生一堆火。”  包忠无可奈何,只好跑到洞外找到一棵枯树,挥起一掌,咔嚓一声,枯树折断倒下,包忠拔出腰刀,砍下许多朽枝,把它们抱回洞里。  不久,一堆枯木被点燃了,一堆大火旁,躺着一匹冻僵的黑狼,木柴毕毕录录地燃烧,火光比太阳温暖,烤得黑狼睁开了双眼。  白羊是杨仙羊的宠物,杨仙羊当然也把白羊带进了山洞里,那只白羊看见黑狼睁开了眼睛,高兴得绕着黑狼跳舞。  黑狼烤着温暖的火,看着杨仙羊和她的白羊,眼里沁出感激的泪水。  杨仙羊看见,黑狼哭了,哭了;而白羊却笑了,笑了。  包忠讥讽说:“是羊爱上狼,还是狼爱上羊?”  杨仙羊说:“羊爱狼,狼也爱羊,狼爱上羊,羊爱上狼,并不荒唐。我跟羊,还有狼是一家。”  狼、羊、人能组成一家吗?    第二章:计中藏计  杨仙羊把黑狼留在了山洞里,让一堆火陪伴它,她带着白羊,跟随包忠回到了镖队。  镖队开始出发,不久,就进入了黑狼山腹地。  黑狼山下敞开一片平阔的雪野,大雪纷飞,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熔万物为白银。  杨仙羊坐在轿子里一上一下地颠簸,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便伸手揭开轿帘,看见了风雪和山川,便吟诗一首:“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  包氏兄弟骑马走在轿子后面,听见杨仙羊吟诗,觉得好笑,走镖路上,危机四伏,她还有闲情逸致吟风弄月,未免太不知江湖深浅了。  前面站着几十个不知是哪些孩子堆成的雪人,粗粗的身子,圆圆的头颅,大大的眼睛都像来自童话,雪人的眼眶里还嵌着黑石。  包忠警觉地说:“山远雪寒,连飞鸟都不来,哪来的野孩子堆起这么多雪人?这雪人一定不是孩子堆成的,莫非其中有诈?”  包诚说:“老人也喜欢堆雪人,前些年,武当掌门张三疯在武当玄武殿门口堆了七个雪人,演示七星剑阵,堪称一绝。”  包忠说:“张三疯是老顽童,他堆雪人只是玩玩七星剑阵,若是换了江湖败类堆雪人,恐怕会在雪人里安置炸药,你觉得雪人好玩,轰,雪人炸得你粉身碎骨。”  包诚点头说:“雪人是阴险的武器。”  杨仙羊听见二人谈论雪人,顿时野性大发,从轿子奋身一跃,落到雪地上,看见前面的雪人,兴奋地跑过去。  那只白羊紧随其后,咩咩欢叫。  杨仙羊走到一个身体的雪人面前,呵呵笑着,那只白羊在雪人身边跳跃,杨仙羊兴奋得抱起它,称它为宝贝:“亲亲我的宝贝,我要走到世界的尽头,寻找那传说已久的雪人,让它学会写你的名字。”  包忠说:“杨小姐非但有恋兽癖,还有恋雪人癖,她一路上恋这恋那,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我们何时才能赶到京城?”  包诚说:“要是她有恋刀癖,恋血癖,恋杀癖,那就好了,路上遇到强贼,她自己也能抵挡一阵,省去我们多少力气。”  杨仙羊听不到二位镖头在嘀咕什么,她从雪地上抓起一团白雪,将雪团砸向雪人,砰地一声,打得那雪人吹胡子瞪眼睛,雪人摇晃了两下,又站稳了,像是大活人。  杨仙羊说:“多可爱的雪人,简直就是天上的神仙。”  白羊见主人高兴,也跟着高兴,不停地跳跃着,在雪地上踩下许多欢乐的羊足印。  杨仙羊对着那个的雪人说:“亲爱的小老头,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唱一首歌给我听?” 共 1498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试管婴儿技术的特色讲解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夜渡

下一篇:没有偶像的人江山文学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