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山雨欲来风满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11:42 编辑:笔名

序   人生有些事情,就是在不经意中发生了,甚至没有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就拉开了序幕,将你推到了前台。万福苑项目部,近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所有涉及到的人闹心。  一天清晨,大明市东盛建安公司的办公室主任郭文渊,比以往任何一天的上班都要早几十分钟来到办公室。他原以为,今天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将全天的事情逐一安排妥当,董事长钱恒生才会来到办公室。然后,他就有机会有条不紊地将全天的工作计划,清晰地向董事长汇报。可是,当他走进办公室,几位副总经理都已站在董事长的办公室内,激烈地讨论着什么事情。郭文渊没敢怠慢,立即走进董事长的办公室,听了一会儿,他的头皮就开始发麻了。  昨天下午五点钟左右,大明市住建委主任李明东从外地返回市区,路过大明市东盛建安公司所属的万福苑工程项目部的时候,豁然萌生一个念头,他随即用手拍拍司机王晓梅的肩膀说:“我要下车,到这个项目部去,检查干部带班制度的工作落实情况。”  这样的适时检查,李主任认为,能反映工程项目在施工过程中的真实管理水平。因为平时只要通知,说下项目检查,消息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个途径传出去的,项目部各方面都准备得井井有条,秩序井然。今天,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  汽车开到万福项目部的大门前,李明东下车伫立,用审视的眼光,扫了一下门前的情景。秘书小王拿出备用的安全帽,双手递给李明东。李明东戴上安全帽,从门卫旁的小门走进去。门卫的老李头,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机里的战争片,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进来。  李明东走到项目部的办公室。项目部的办公室的门,有的是半开着,有的是全敞开着。里面没有看见一个人。施工场地,塔吊的长臂还在旋转。远远望去,工人们仍然在作业面来回走动。施工区外的场地上,一辆装满木料的大货车上,有两三个工人正在往下一根一根地扔方木料。地面上的木料,散乱一片,没有一个人按长短尺寸,堆放整齐。钢筋堆放料场,也没有硬化。钢筋的两头也没有用枕木将钢筋垫起。  李明东正在往前走,迎面走来一个中年人,中等身材,敦敦实实,短短的头发,黝黑的皮肤。安全帽拿在手里,如无其事的样子,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老师傅,工地的领导呢?”李明东问道。这位中年人板着脸,不肖一顾地说:“现在太阳都落山了。哪里还能够看见领导?只有我们这些卖苦力的。早五点,晚八点,有时还要加班到十二点。苦啊。”说着,扬长而去了。  李明东走出工地大门,站在人行道旁,要王秘书立即通知所有涉及到的部门人员,接到电话通知后,立即赶到万福苑施工现场。不一会,所有的人员,陆陆续续都都赶到了万福苑施工现场的大门前。李明东在施工现场召开了办公会议,严肃地批评了相关人员,管理不力,监督不到位。责令该项目停工整顿,给所属公司黄牌警告一次。整顿不合格,立即将这个建安公司驱逐出大明市建筑市场。  章一巴掌的代价  太阳渐渐从晚霞的背后落下,消失在西方的天边。天色,在路灯的照明下,人们才能看清楚眼前的景物。  万福苑项目经理季有业与项目总承包老板汪大海的姐夫钱有元,正在一起对饮。木工板钉制的饭桌上,放有一个方便盒,里面只剩下几只卤鸭爪、一碗雪里红炒肉丝、半小锅青萝卜红烧肉和一盘腌制蒜头。一个空酒瓶,放在饭桌的一边,还有一瓶,也剩下的也不多了。两个人,两边各放着一个碗,里面都有大半碗的酒。  钱有元望着面前朦朦胧胧的季有业,舌头不利落地说:“季经理,你老婆那么水灵,那么漂亮。你老是让她一个人守空房。你放心吗?”说着,对着季有业端着不是很稳的碗,“砰”地一声,攒了一下,将碗又缩回来,收到嘴唇边,身姿略微晃了一下,头往后一仰,一口将碗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钱有元将喝干的碗,倾斜过来说:“你也要干。你们文人,喝起酒来,慢慢吞吞的。有一句歇后语,说是叫小狗不吃食,文呼文呼的。我看不习惯。”  季有业自认为才高八斗,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那些目不识丁的人。眼下迫于生活,还得和这种粗俗不堪的人,坐在一起,平起平坐,学着大碗喝酒,大口吃菜,心中已经感到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现在,又平白无故地又受到侮辱,内心更是酸溜溜的。特别是这个庸俗的家伙,竟敢拿我的老婆戏弄本经理,真是欺人太甚。他决心还击一下。  季有业眼睛咪咪的,端起的碗,被钱有元攒了一下,好危险从手掉了下来。他又将另一只手抬起来,双手捧着碗,双肘支在桌面上,将碗慢慢地斜倾抬起,身体微微地往后倾倒,一口一口地也将碗中的酒喝完了。季有业舌头也有些僵硬了。但是,他说话慢声细语的习惯,掩饰了他的状态:“我,也,干了。你,老婆,也很,漂亮啊。每天晚上,洗过澡,以后,她穿着剔透的宝石蓝连衣裙,朦胧中隐约可以看见,雪白的胸罩,鲜红的短内裤。妩媚动人,仿佛如出水芙蓉。惹得多少工人一会走过来,一会走过去。你可知道,好多工人心里痒痒得,像猫抓似的。”  为穿衣的事,钱有元也不知道和他的老婆吵了多少回。他老婆骂他小心眼,没出息。今晚,季有业也拿这事和他开涮,说到他心里的痛处。他腾地火了,乘着酒兴,举起手,朝着季有业的脸就是一巴掌。季有业,酒喝多了,反应迟钝,脸被结结实实,刷了一巴掌。他捂着脸,腾然站起,说:“你,你会为这一巴掌,付出沉重的代价的。”说着,季有业愤怒地站起来,扭身就走了。  钱有元望着季有业一步一晃,一步一歪,逐渐模糊的背影。他仿佛像是看见一个人,从海滩走进茫茫的大海里一样,渐渐地,渐渐地,淹没在黑夜里。他两眼呆滞,傻傻地发愣着。猛然间,他往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啪——”。声音很响。在这个小小的餐厅里,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  这两天,季有业心情郁闷,他听工友们说,汪大海听说自己的姐夫钱有元打了他一耳光,汪大海却不闻不问,假装不知道。季有业感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屈辱,身心遭到了扭曲,打工的身份受到了凌辱和歧视,他甚至想,跑去对准钱有元的脸,给他一顿左右开弓,狠狠地抽他几个耳光。然后,卷起铺盖,一走了至。走到哪里去呢?无论到哪里,打工的地位,都是老板的一个棋子,任何时候都是被牺牲的对象。季有业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只管技术上的事情,其他一概不管。哪怕就是天塌下来,也只有汪大海自己一个人顶着。  说来事巧。第二天傍晚,建委主任李明东微服私访,来到工地,正好遇见季有业。新上任的建委主任,季有业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季有业不知道来的这位领导到底是谁?他也懒得问。所以,领导问他话,他也是心不在焉,敷衍了事,甚至讲东答西,语无伦次。,季有业被领导问烦了,无论领导如何咨询他,他都是有气无力的回答:“不知道。”或“我们领导不在。等他们来了,你去问他们吧。”  工地正在施工,竟然没有领导带班。生产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且能儿戏。李明东决定严查督办,必须整改到位。东盛建安公司董事长钱恒生和万福苑项目承包人汪大海被约到建委小会议室,李明东亲自找他两谈话,苦口婆心交待政策,落实制度,明确责任。  挂牌整改,是需要花真金白银的。首先是施工场地道路硬化,钢筋加工场地和木工加工区场地硬化。硬化结束,道路两旁,办公区域还要植树栽花。是施工用材整理叠放整齐。前前后后,施工材料和人工费用,共花去人民币七八十万元。钱,是花得使汪大海心里滴血。嘴上,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钱有元更是后悔得又是拍大腿,又是直跺脚。暗地里,钱有元,对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抽打了多少下。钱有元仰天长叹:“我手贱啊,这一巴掌,让我的小舅头的七八十万,就这样没了,没了。”  第二章不要忘了,我们曾经也是打工族  清晨,漫天的雪花,洋洋洒洒,飘逸到大地的怀抱,润湿着泥土,渗入到植物的根须,等到春天,再旅游到鹅黄的嫩叶,游离出花朵,化作芬芳,沁溢,升华到空气中,醉得小鸟清脆的啼鸣,醉得闲暇的人们伫足嗅闻。  东盛建安公司办公室主任郭文渊来到办公室,打开笔记本,准备计划一下今天的工作。忽然,电话铃响了。郭文渊自言自语道:“是谁啊?这么早。”  “东盛建安公司吗?你们三级农民工维权办室主任郭文渊在不在?”  “我就是。请问你是哪里?”  “我们是金牛区维权办。我们这里有二十几个工人,投诉你们公司万福苑项目部拖欠他们工资。请你迅速赶过来,将工人带回去,将事情调查核实清楚。如果情况属实,春节前,必须按实发放。”  “好。我准备一下,马上就赶过来。噢,哎,领导,现在下雪,路滑。赶到,可能还有一会。”  “行啊,抓紧时间就行吧。”  郭文渊快步走到董事长钱恒生的办公室,向董事长汇报了刚才接到金牛区维权办的电话通知,同时提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意见。钱董事长不同意郭文渊的意见,指出:“我们做为企业的领导人,要有一种社会责任感,要树立一种敢于为项目部的农民工说话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社会为什么会成就我们作为企业的领导人,说唯心的,是上帝眷念我们这些有责任感的人。说唯物的,是社会赋予我们这样的使命,我们如果不去行使这样的使命,工人将无情地淘汰我们,社会也会无情地抛弃我们。我们更不能忘记,我们曾经也是打工族。”  钱恒生从办公桌后的座椅上站起来,走到放有茶具的小方桌旁,一手提起水瓶,一手揭开茶壶盖子,倒了一壶开水,坐了下来。他朝郭文渊招招手:“来这里坐。”  钱恒生先将自己这边茶杯,倒了半杯茶水,然后又往郭文渊站着的另一边,倒了半杯茶水,说:“不要急,先打电话给汪大海,向他通报,他们的工人到金牛区维权办,投诉他们拖欠工资的情况。责命他立即处理。如果他执迷不悟,反复向他说明,现在我们大明市处理极个别项目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工作实例和有关文件精神。喝口水。现在就打。”  郭文渊拿出手机,拨通汪大海的电话,简单扼要地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要求他立即处理。汪大海明白事理,态度明朗。同时要求郭文渊协助处理。郭文渊马上答复了他:“好。你先去,我一会就到。如果,你先到,你就立即将工人带回到你项目部。”  汪大海说:“工人们不能带领到项目部去,否则会带来连锁反应。”  “你以为这件事情还能捂得住吗?你怎么现在还存在这样的幻想呢?”  “立即通知财务人员,技术员,工程量核算员到项目部集合,准备配合工作。”  “郭主任,那你直接到项目部去,好吗?”  “好的。”郭文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董事长,我到项目部去啦。”钱恒生站起来,拍拍郭文渊的肩膀。“辛苦啦。遇事要冷静。把握不准的,电话联系。”  第三章保护绝大多人的合法利益,是我们的工作目标  从事态的表面上看,人们的精力,怎是围绕着喧闹声响的事态旋转。其实,真正的旋转轴心,应该始终是的核心利益价值链。  万福苑项目部的会议室里,涌入许多的工人,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斜坐在桌子上,也有的三五成群站在里面。会议室里,空气污浊,青白色的烟云萦绕吸烟的人群。  “今天不给钱,我们今天晚上就不给他们走。”  “今天不发钱,我们明天就到市政府去。我们才不和他们干耗呢。”  “今天我们也在会议室里坐坐,也该我们威风威风啦。”  郭文渊走进会议室,里面乱哄哄的,七嘴八舌,经过多次示意后,才稍稍安静下来。郭文渊大声地和所有讨薪工的人们打个招呼:“同志们好。”  “我们不好。把我们的工资发给我们,我们都好。”  “同志们说的不错,只要是你们的劳动所得,肯定会受到保护。但是,一定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收益。”  “我们要的不是保护。我们要的是马上发给我们工钱。还我们工人的血汗钱。”  “领导哎,我们现在和你还好好讲。下午要是再不发工资,我们可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郭文渊心理知道,像这类事情,如果处理不及时,不妥当,工人们是有可能做出过激的事情来。拉拉扯扯,撕烂衣服,推推搡搡,下不了台,回不了家,也是时有耳闻的。今天,自己终于要亲身体验了。他暗暗地告诫自己,沉着,冷静,秉公办理。讲法律,讲制度,讲程序。工人们是不会搭理你这个茬。  郭文渊想,自己不能在这里消耗太多的时间,要迅速和项目部的负责人,共同研究,拿出具体方案,将事情处理好。他安排项目部的小李,登记所有讨薪工人的姓名,手机号码以及欠薪金额。自己去找王大海了。  郭文渊推开项目经理办公室的大门,看见汪大海吸着香烟,两腮一会儿凹陷下去,一会儿又恢复常态,烟从嘴里不断地吐出,萦绕在他面前漫延。季有业,也在一旁抽烟。沉默不语。他们俩看见郭文渊进来,都站了起来。 共 1822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患者生活中的保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