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灵王朝第七十五章空刃掌二

发布时间:2020-01-25 22:35:12 编辑:笔名

灵王朝 第七十五章:空刃掌(二)

也许是因为心急火燎,返回宗门的路,比想象中要漫长,进入一片密林之时,日头已经被乌云掩盖,仿佛顷刻间就要降临一场市况空前的大雨。

两人的身影穿梭在密林之中,脚步飞快,犹如划过草尖的疾风。不知过了多久,待得他俩迈出一条狭长的树洞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另一方景象

山峦相连的群山,像是一个母亲的怀抱,紧紧簇拥着当中精巧的城。此刻距离几里外看去,宛如一面棋盘的大小,但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失精致。

隔着老远,寥寥的青烟便绕着城池悬浮,似是云层,又似炊烟,让城池的轮廓在若隐若现间多了几分神秘。

登高望远,借着身在高处的优势,庄邪也是清楚的瞧见,这座城市的风格相形国境以南地域而言,多了一份锋利的压迫感。只因为这城中每一处建筑皆是又乌亮的钢铁铸成,从城门到亭台楼阁,无不是包裹在钢筋铁骨之中,让人不禁也是惊叹这鬼斧神工的造诣。

庄邪深咽下一口唾沫,由于回宗门的路抄了近道,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这座城池的领地,而这座城池,也是王朝之中一座钢铁铸成的城池,铁龙城!

铁龙城是江州附属的县城,古名铁龙县,后由于王朝疆域被妖族侵略,面积大大缩减,因而较大的县也改为城。

早些年的时候,庄邪曾在书中看过关于这座城池的记载,这座钢铁铸造的城池,不知源起何时,更没有人知道这些钢铁城楼究竟是如何铸造而成的。但无论是王朝内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这个城市陌生,只因为这铁龙城拥有近千家铁户,世间名器足有半数皆是出自此处。

但凡是个有着历史文明的城池,少不了口口相传的传奇故事。这铁龙城也不例外,相传数千年前,天界龙族之中,有着一个傲视霸主,乃是铁龙王。又传铁龙王与龙界不合,坠落凡间,钢铁之躯便渡化为这一座锋利的城池。

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时至今日也没人能够亲眼目睹铁龙王的真身,更是连半点在城池中的踪迹也没能寻见,一切都是一个谜。

“早就听闻铁龙城位于江州地域,却还没亲眼看过。”庄邪眼中有着精芒,神往不已。

“别在这兴奋了,沿方才的足迹看来,这些铁梅盟的人应该是进了这铁龙城中。”张清风正色道。

时间,在庄邪与张清风的脚步下飞速流逝,直到天边乌云压得更低,云中有着轰隆雷声响起之时,,他二人方才迈入了城门之中。

穿过又钢铁打造的高耸大门,周围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有种莫名的压抑之感,待得行出了这幽暗的入口之后,庄邪方才意识到这其中的原因。

行走在铁板铺层的路面上,城门入口处已是有着一排兵器房分列在道路两侧,金属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名名虎背熊腰的大汉忙进忙出,身上已是大汗淋漓。

周围的温度变得灼热,庄邪轻轻扯动着领口,目光顺着沿街这些铁匠看去,乃见这些铁匠在卖力的敲打下,炼钢池上烧得赤红的钢铁便能在他们铁锤下迸发出层层绚烂的火星。

一顶顶烟囱立在他们身后的房顶上,飘出浓密的烟气,散发出一股焦气。

庄邪与张清风街上人烟稀少,所能见到的皆是在炼钢中忙活沸腾的壮汉们,而当他们的目光不经意的看向庄邪二人之时,他们身上的刺眼宗服,已是引来了不少惊艳的目光,即便在铁龙城中,天师府的威名依旧赫赫响亮。

“瞧!又是天师府的弟子!堂主又有好玩的了!”

正在这时,沉重的马蹄声连珠密集入耳,十数骑铁甲战马扬尘而来,铁马飞蹄,扬起街道旁的摊铺,尖叫之声随之而来。霎时之间,街道中央,一名女童浑然不知,立在原地,待得高马疾驰而来之时,眼看便是要踩向这个女童。

咻的一声,庄邪身形跃出,转眼出现在女童身前。一手将她搂入怀中,一手横打而出,一股凌厉的灵力迸发,砰的一声,那铁马的护甲瞬间震裂,马上的人旋即摔了下来,鲜血狂喷。

“我的孩儿!.”妇女惊呼着跑上去来,给了庄邪一个感激的眼神,便将女童掩蔽在宽大的外裳下,匆匆跑开。

放眼而去,十几名蒙面的黑甲大汉一跃下了马,一齐披风之下,一柄柄佩刀之上皆镶着犹如拳头般大小的宝石。奢靡羡人。而凭庄邪的眼力,自然也是注意到这些黑甲武士的胸口之上也是刻着一枚铁质的倒三角梅花。

“果然是铁梅盟的人!”庄邪目光如果的看了过去,乃见马上的人纷纷投来凶恶的眼神,挥舞着手中的长鞭,便是朝庄邪缓缓围上前来。

张清风移步上前,目露凶光:“可是你们杀了我天师府的弟子?”

霎时间,雷声轰隆响起,雨点细细飘落,熄灭了街市上层层的热气,黯淡的视线里,只能借着店铺内透出的火光隐约看清一些景物。如铅般厚重的乌云将明月遮蔽,周围的空气顿时陷入一片阴沉之中。

来往的人群皆数退开,那一排黑甲武士犹如黑云一般立在原地,透着一阵阵慑人之气。

雨点打在钢铁铺层的地面上,溅起层层的水花,庄邪一手展开灵力云集,目光迥然明亮,像是黑夜里野狼般的眼睛。

他十分清楚,面前这群黑甲武士与先前自己所见过的铁梅盟帮众极为不同,不仅衣着神态,同时还有气息。

“八重,这些人的修为都达到了八重灵力。”庄邪微眯着眼,沉声道着。

“呵,那又如何?惹着了我,就得死。”张清风嘴角挂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此刻,但见其中一名武士将领口向上提了提,遮住嘴唇与鼻梁,仅仅露出一双眼睛,旋即半弓着身子,像是一柄待欲发射的弓弩,气息抖转而出,在雨水中蒸发出缕缕的白气。

咻的一声,那人一手探上前来,速度极快,仿佛超越了雨点坠落的速度,甚至在一瞬之间,庄邪都几乎错觉的以为周围的景物都瞬间停滞了一般。

砰的一声,这掌迅雷不及掩耳,转瞬袭来,庄邪退避不及,左肩上重重的挨上了一击,身子向一旁侧开,顿时失去了重心倒向一旁。

周围的店铺外堆满了人群,望得这一幕也是低声窃语,却是连头也不敢多抬一下。

见得庄邪中招,那为首之人的眼里透着笑意,气息更甚几分,冷哼了一声,双脚点在水花之上,手掌如刃,直刺而出,呼啸之声竟是转瞬传来,而后那股肉眼清晰可见的气刃竟是从他掌风而出,呼向庄邪而去。

“呵呵,动作虽然快,但你只有六重灵力。”很显然,出手的人,在这群黑甲武士中修为是的,这一点也是被庄邪轻易看破。

庄邪剑眉一竖,即刻运转剑诀,黑剑旋即扫荡在地,身子腾飞而起,一个灵动的翻越,轻巧的绕开那掌风的攻击,反手捣剑,气旋飞射,只听一声惊愕的叫喊,那人这面的黑布也是被剑气横削而去,而其中的脸庞也是从中央之处划出一道血痕。

一停一落,剑气干净利索的收势之后,而面前的那人,已是僵直不动,目光放空地直视前方,顺着那脸庞中央劈下的一道血痕看去,转眼整个头颅便是分割而开,像是被利刀斩半的西瓜,分落在地。

只见那一排的黑衣武士哑然了许久,忽然像是抓狂地奔牛,嘶吼着便朝李青一拥而上,犹如黑浪一般。

刀光剑影,在光线并不充裕的街市上闪烁连接,像是一道道闪电此起彼伏,应接不暇。刀剑之中,张清风迎接而上,他身形如幻,脚步迅比流星,面对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丝毫没有半点的惊慌失措,反倒更加游刃有余,闪躲灵敏。

只见张清风一个旋身,在两刀夹击的攻势下,巧妙的利用脚步的异动,退避身形,让得这剑势猛的对撞在一起,两名出刀之人,纷纷伤及倒下。

轻笑一声,张清风目光一时锐利向后撇去,乃见一个彪形大汉,抡着铁锤便是嘶吼而来。张清风神情淡定,身形不慌不忙地向下缩去,脚下灵力抖转而起,两指之中飞叶旋动转瞬便是刺入了那人的心脏之处。

一口鲜血喷出,那人瞳孔放大,旋即双目翻白,倒地不起。

短短片刻之间,面对一群围攻上来的武士,庄邪与张清风非但没有落于下风,反倒在某种程度上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可就在他俩信心满满之际,一股莫名的气场忽而飞驰而来,砰的一声打在了张清风的背脊之上。哧的一声,他身形向前倒去,鲜血喷吐而出,一掌拍地,稳住了身子。

庄邪目光惊愕间疾驰而去:“是他么!”

张清风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灵师初期的层次,在庄邪看来,能将他轻易击飞之人,屈指可数!

合肥长淮甲状腺中医医院专家
鹿泉区中医院
吉林那里治疗牛皮癣
日照能治男科的医院
济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友情链接